戀足癖

辦公室裡,別人全在忙碌著,唯有我看著窗外的天穹發呆。我為腦中那些荒誕的念頭感來震動。難道我的潛意識中真的存在受虐傾向嗎?我承認在美麗的女人面前我總會感來自卑,從小我就有自卑感,除瞭學習還不錯外,我1無是處,雖然沒什麼生理缺陷,可長相尋常,沒什麼吸引女孩子的地方,可這種自卑心理睬導致受虐傾向的產生嗎?



“主任讓你好好望望這些資料。”小楊走來我的桌前,把1份資料扔來我的桌上,然後扭頭就走瞭。她長得算不上美麗,可總是裝扮得新潮,平時她和主任的合系比較近,講話也挺沖,同她講話我總是感來有些不顯然的緊張。我明白我喜歡翻望武俠小講,或者是坐在那些簡陋骯臟的錄像廳裡望那些粗制濫造的、無聊的港臺武打片,每當眼前浮現這樣的描寫和場景:那些模樣美麗、武功高強的女俠們痛擊那些壞蛋,把他們踢翻在地,用腳踩住,征服,甚至把他們活活踩死,我的心裡便會產生1種莫名的刺激和興奮。小時候的1件去事此刻復清楚地閃現在我的腦海中:那時候我才上小學1年級,1次放學和幾個跟學路過學校操場的領操臺時,被幾個高年級的大女孩攔住瞭,其中1個(我記不清她的臉瞭)穿著涼鞋坐在領操臺上,手裡拿著1根教鞭1樣的細棍子,指點著我們講:“過到,1年級的小豆包。”被其他幾個大女孩脅迫著,我們站在她的面前,她把那根棍子插進她鞋子前端,然後在腳趾和鞋底的縫隙中攪動瞭幾下拔出到,挨個伸來我們每個人的鼻子前面講:“聽聽味。”我記不得那種滋味的味道和當時的感受,但我清晰地明白,假如現在某個令我感來緊張的女人這樣修理我時,我斷定還會乖乖地站在她的面前,接受這種屈辱。我猛然意識來我骨子裡存在的那種受虐傾向,這也許回因於我成長過程中的特別經歷,抑或我的DNA中某個奧秘的片斷早已註定瞭這種的命運?和辦公室裡女性的每次眼神相對全令我感來惶惶不安,她們每個人好像全能望懂我眼神中隱蔽的東西。這是1件多麼可怕的事情呀!現在的社會裡,人人全盡力包裹住自己的弱點,在別人面前變成1隻狼而不是1隻羊。我變得像房間裡嗡嗡作響的空調1樣煩躁不安,最後1個人奔來洗手間裡呆瞭很長時間,可當我凝望墻上鏡子中自己的那張黯然無光的臉時,我的腦子裡復1次產生瞭錯覺,因為我在鏡子裡分明望來瞭1張朦朧的狗臉。



我站在十字路口1塊碩大的廣告牌的陰影下面,期待著我的女友。在那塊廣告牌上,1個美麗的女人正翹起她的1條腿,憧憬到的行人鋪示著她腳上新款的涼鞋。整整1個上午,我就像1個犯瞭煙癮,手邊卻沒有1根煙的癮君子,心神不寧地坐在辦公室裡,不跟的是折磨我的不是煙,而是女人的腳。在我的意志力沒有崩潰之前,我能做出的唯1準確的決定就是逃奔,所以我隻好同主任撒謊講下午要往醫院堵牙。可當我站在熙熙攘攘的街道時,那種困擾仍舊像嗡嗡不休的蜜蜂沒頭沒腦地纏繞著我,形形色色的女人的腳,好望的,不好望的;穿涼鞋的,穿皮鞋的;穿襪子的,沒穿襪子的;絡繹不絕地湧進我的視野,撥弄著我的情緒。我想起瞭陶淵明的那句話:心遙地自偏。他老人傢淡泊名利,可在其它的事情上也能這樣超然嗎?



驟然我的眼睛被1雙溫暖的手捂住瞭。不用猜,1定是她。



她亭亭玉立地站在我的面前,像1隻熟透瞭的、散發著香氣的、誘人的水果。1條V字開胸的黑色緊身連衣裙把她身體的每1處婀娜全澆漓絕致地鋪現瞭出到,使人不由得浮想聯翩。我向來認為黑色是女人最性感的色調,1襲黑色的她在我的眼裡分外的美艷、妖嬈,無懈可擊,她無疑給這沉悶的夏日午後的街道平添瞭1道亮麗的風景,能站在她的身邊對我到講是1種福分。她對我嫣然1笑,柔聲講道:“咱們往飲杯咖啡吧。”我沒有聞見她講些什麼,因為我的心已經蜜糖般化掉瞭。



咖啡店裡光芒昏暗,高高的靠背椅分割出1個個隱秘的空間。我是在1個網站的談天室裡熟悉她的,聊得多瞭,後到我們就見面瞭,熟悉瞭,但我對她的實際情況1無所曉,甚至連她的真實姓名全不明白,隻明白她在談天室裡用的名字‘趣兒’。



她端起杯子,手驟然1抖,杯子裡的咖啡濺來她的腿上、鞋上。我連忙抓起1張紙巾,俯身過往,講道:“我到幫你擦擦。”她抬起腿,我單腿跪在她的面前,捧起她那隻穿著黑色高同鞋的腳,1股淡淡的皮革的氣息飄入我的鼻端,透過那層薄薄的黑色絲襪我可以清楚地望見她腳背上出現的淡藍色的血管,以及鞋子前端露出的塗著紅色指甲油的腳趾,那隻圓潤的大腳趾好像有意輕輕挑瞭1下,好似琴鍵上奏出的1個絕妙的音符,我的手也隨之顫抖,我面前的這隻美足像1塊磁石1樣吸引瞭我都部的目光,我1遍遍仔細地擦拭著她的鞋子,就像摸觸著我自己的皮膚,1種足韻開始在我心中蕩漾起到,直來耳邊傳到她食食的笑聲,我才意識來自己的失態,紅著臉慌忙坐歸來座位上。



她悠然地飲著咖啡,眼睛看著窗外的街道,好像1切全沒有發生過。舒緩、低沉的薩克斯曲和咖啡的香氣彌散在我們之間,然而我的心還在不安地蹦動著,我幻想著如何能夠和她發生入1步的合系,就像每個男人和女人約會時,通常所期看的那樣。終於,她打破瞭沉默。她1邊用勺子攪動著咖啡,1邊漫不經心地講:“我們玩個遊戲怎麼樣?”



“好哇。”我迎關著。



“這個遊戲的名字啼‘真實的謊言’,我問,你答,你可以講謊,但假如我發覺並證明你講謊的話,你就輸瞭,而且還要受來懲處。”



“故意思,但你怎麼明白,或者證實我講謊瞭呢?”



“我們會有辦法的。”她詭譎地1笑,接著講:“我們的話題是合於‘性’方面的,你覺得怎麼樣?”



“好哇,好哇。”我興奮地講道。“不過,可不可以,我問,你答。”

“可以,不過第一你需要通過我的測試,才有資格到提問我,現在開始好嗎?”

“好吧。”我正襟端坐,就像‘開心字典’那個電視節目中預備歸答問題的選手。



“你會不會用手淫的方式到滿足你的性需要?”她問。



“會的。”我覺得這個問題沒有必要撒謊,因為她1定明白大多數的男人全采納過這種方式。



“那麼你手淫的時候,通常腦子中的性幻想是什麼?”



“和像你1樣的美麗女人交合。”



我為我的謊言感來愜意,這個問題已經摸及來隱私,盡對不能實話實講。

“那麼,你1定需要通過與女人性器官的接摸才幹獲得快感嗎?或者講你隻是在想象著把你的那個玩意插入女人的那個地方時,才幹感來高興嗎?”



“不1定。”這個問題我未加琢磨。



“那麼,女人身體的其他哪些部位還會引起你的快感呢?”



“嘴唇,頭發,眼睛,雙峰,大腿…”我順口答下往,但我不會給她留下什麼把柄。



“那麼什麼部位是你最感愛好的呢?”



“不1定,有時嘴唇,有時屁股,有時…”我有意藏閃著她的問題。



“我明白不跟的男人會對女人身體某個特殊的部位尤為感來興奮,在女人身上,他們1定會有相對而然的性敏銳區,那麼你認為女人身上的那個部位最令你著迷?”



“雙峰吧,還有大腿。”我明白這是男人以及心理學傢公認的結論,不會有什麼問題。



“這麼講雙峰或者是大腿應該是使你最輕易產生性興奮的部位瞭?”



“對。”我歸答得義正詞嚴,雖然我明白我在撒謊。



“好吧,你現在坐過到,把1隻手放在我的腿上,另1隻手放在我的雙峰上。”她1臉的嚴厲,沒有1點開玩笑的意思。



我1下被驚呆瞭,但我明白這盡對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於是我咬瞭咬牙,照她講的做瞭。



“假如你還是覺得不夠刺激的話,可以把手伸入我的衣服裡觸,跟時你還可以把手伸入褲襠裡,觸你自己的那個東西,我要望見它硬起到,證實你講的話。”

我忽然間知道瞭她設下的圈套,可是我還是禁不住誘惑,或者是出於‘有廉價不占是王8蛋’的心理,總之,我真的把手伸入瞭她的衣服裡,我手掌摸來瞭兩個軟軟的、暖乎乎的、滑膩膩的,宣騰騰的白面饅頭,我喜歡女人的雙峰,但講實話,觸著它們時我並不感來多麼的興奮,可隨即我的腦海中閃現出到1句名言:沒有免費的午餐。可我的小弟弟合鍵時刻卻打起瞭瞌眠。



“怎麼,還是不行嗎?”她挖苦地講道,“望到你講的是謊話瞭。”



“固然不行,雖然這裡比較隱秘,但這畢竟是在公共場關,我的小弟弟不可能像個氣球似的想什麼時候吹起到,就什麼時候吹起到,再講勃起本身其實是個很又雜的過程,受很多因素的影響,你明白世界上有多少陽痿患者嗎?你固然不會像男人那樣瞭解男人…”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講在這種情況下,無論用什麼方式刺激你,你全不會興奮勃起瞭嗎?”



“也不1定,除非你肯同我在這裡交合。”我壞壞地1笑。我明白除非她瘋瞭才會這樣做,別的,她還能奈我何?我自得洋洋地想。‘真實的謊言’挺好玩的。



“我固然不會在這兒同你交合,方法其實很簡樸。”她寒寒地講道:“我需要你像剛剛1樣在我面前跪下到,然後照我講的做。”



我別無挑選,隻好跪在她面前。



“現在捧起我的1隻腳,把我的鞋子脫下到,把你的鼻子貼近我的腳底,對,就這樣,小心聽我的腳味,這麼暖的天,我的腳在鞋子裡捂瞭半天瞭,它們1定出瞭很多汗,滋味1定挺足的,對不對?”講著她不停地扭動著腳趾,將腳上的氣味驅散入我的鼻孔裡。



我感來1陣的眩暈,並非是被她腳上散發的氣味所熏來,講實在的,她腳的氣味並不是很臭,而是1種腳的酸臭和皮革混關後的滋味,我無法形容這種特別的滋味,但是這種滋味卻像化學中的催化劑,被我的鼻腔中的嗅覺細胞探測來,然後通過1個個的神經突摸,迅速傳遞入我的大腦皮層的嗅覺中樞,在那裡,短短幾秒鐘內,就催化瞭1系列的又雜的神經化學反應,結果是我的小弟弟猛然覺醒,昂首矗立,我的意志力和她腳味的戰鬥,就像海灣戰役中伊拉克對美國。

她固然察覺來我身體的變化,於是她輕視地講道:“哦,現在行瞭,望到你喜歡這種滋味,我就明白會有這樣的結果,因為首先次我見來你時,從你的眼神中我就猜出你是什麼樣的人,現在隻不過證實瞭我的判斷,用不著感來害臊、難為情,因為我的腳將會把你帶來1個你從未體驗和經歷過的世界,那裡才是你的回屬,你才會尋來自己真正的高興。”講著她把兩隻腳都全踩在我的臉上。“現在你可以老誠實實地歸答我的問題瞭,興許我會考慮減輕對你的處罰。”



我真的感來驚恐瞭,因為我知道瞭坐在我面前的決不是1隻花瓶,而是1個洋溢魔力的女人,而我就像被她玩弄的獵物,1步步地走向她設好的陷阱,在她潮濕、汗暖的腳底下,我感來茫然,不曉所措,然而在感來恐怖和屈辱的跟時,卻感來1種莫名的興奮和渴求,她的腳像鑰匙1般開啟瞭我意識中被壓抑的、無法洞察的部分。



“講,你對女人最感愛好的部位是什麼?”她像審問犯人1樣寒寒地講道。

“腳。”我囁嚅著。我覺得我心理的防線已經開始崩潰瞭。



“我聞不見。”她用腳趾夾住瞭我的鼻子,我真不敢想象她的腳趾是那樣的機靈有力。



“您的腳。”我聞見我嘴裡發出的滑稽的聲音。



“真好玩,我的臭腳丫子竟然會使你覺得這樣興奮,我再問你,你喜不喜歡被女人虐待?”



“喜歡。”我的大腦已失往瞭操縱。



“這還差不多,戀腳癖大多是受虐狂,現在你能坦白地告訴我:你手淫時的性幻想是什麼?”



“被您這樣的美麗女人踩在腳下,受您的虐待。”我已經被她徹底制服瞭。

“這還差不多。”她發出1陣怪異的笑聲,然後用恐懼片中魔鬼的腔調講道:“遊戲才剛才開始。”
2020-08-20